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彩票分析预测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635|回复: 0

彩票(民间故事)

[复制链接]

119

主题

756

帖子

2288

积分

金牌会员

Rank: 6Rank: 6

积分
2288
发表于 2018-12-4 11:15:1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小张是个普通人。他长得很普通,智商很普通,有一份普通的工作和一个普通的老婆。
大学毕业以后,他像很多普通人一样找不到对口的工作,经过父母一番奔走联络,最后进了一家远亲开的外贸公司。上班第一天,他用很不地道的英文接了第一个电话,还差点弄丢了第一个客户,从此他就断定自己不是这块料。可一直到现在,他还是每天坐在那儿,用已经不那么生疏的英文打电话、发邮件,收入也一般般。他很想变一变,可有什么办法呢?能有份工作养家糊口已经很不错了,何况还有亲戚罩着,远亲也是亲,至少不会动不动就炒人。
他老婆小刘也很普通。经过旷日持久的相亲,在父母心急火燎的催促下,小张最终挑了个还看得过眼的,决定这辈子就这么着了。婚后生活也很普通,像很多普通的老婆一样,小刘喜欢死死把着钱,总嫌他赚得少。一吵架她就以“你这个废物”开头,接下去是一大堆抱怨的话,每到这个时候他就一声不吭地憋着,因为他知道只要一爆发,她非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跑出去,满世界去嚷嚷要跟他离婚不可。他们有个儿子,已经三岁多了,不但长得像他妈,连脾气也像。
总之,他的生活也就这么回事,只不过得继续转下去。
小张迷上彩票有一阵子了。一个周日晚上,他犯了周一恐惧症,一想到明天又要上班就浑身难受。饭后溜达的时候,路过一个卖彩票的小门脸,他想“我一直运气不好,会不会突然转运了呢?”于是走进去。卖彩票的大哥坐在迎面的出票机后头,在他油光锃亮的秃头上方有个高高的架子,上面供着关老爷,两只红蜡烛灯泡把小屋照得有点怪异。左面的墙上贴满了各种彩票的中奖号码和走势图,右面摆了条长木凳子,上头坐着好几个正在琢磨彩票的人,他们一手拿着铅笔,一手拿着小纸条,一动不动地沉思着。他花十块钱买了五注双色球就走了,过了两小时一兑奖,还真中了十块钱,心情顿时好了一点。
打那以后他养成了个习惯,每周日晚上都买十块钱的彩票,这样生活仿佛有了个盼头。但他又不想当天就让希望破灭掉,所以总要等到周一上午到了单位才兑奖,当一切又重新运转起来以后,就算希望破灭他也没时间失望了。有无数次,他幻想着中大奖以后的情形:不用再上班,只干自己喜欢的事,买好车,出国旅游,玩腻了或许开个店自己当老板。到那时,老婆再也不会成天叨叨了,她要再跟个八婆似的就休了她,换个年轻漂亮的。孩子嘛,也不成问题,反正有了钱什么都能解决。他陶醉在自己的幻想里,用幻想安慰自己,度过了好几个周日。
渐渐地,买彩票这事成了小张唯一的寄托。他开始像那些老彩民一样琢磨彩票,一琢磨就是半天,什么五行、八卦走势啦,什么奇偶、和值概率啦,分析的条条是道。十块钱的界限早就被突破了,现在他买各种彩票。在他脑袋里有一张清晰的时间表,什么时间该买什么,什么时间开什么奖,总是分毫不差。有时他琢磨彩票会进入一种极端专注甚至出神的状态,就像在思考人生——一个本该属于他却从未拥有过的人生,每当这时任凭是谁也别想打断他。他不断给美好的幻想加入新的细节,坚信那是必将实现的未来,为此他不能错过任何机会。每个希望的泡泡爆掉以后,他都会叹一口气,然后立即重整旗鼓,全身心地投入到新的憧憬和幻想中去。
可这么一来,钱就哗哗地流走了,时间也都陪进去了,本来就看他不顺眼的老婆能乐意吗?
又是一个周日晚上,问题终于爆发了。小张坐在电脑前,正在琢磨一会儿买哪个号,他老婆小刘把手里的一团湿衣服“嘭”地往地上一摔,冲他喊:“买彩票,买彩票,你儿子掉水里淹死你都不知道!”
小张转过头:“怎么了?”
“怎么了,你儿子一个人在外头玩,掉水坑里了。要不是对门大爷看见,现在都淹死了。”
他看了看儿子,大冷的天光着身子缩在沙发上,红红的眼圈里还闪着泪花,地上有一滩湿透的衣服。他进屋取了条被子给儿子围上,抱了抱,安慰了几句,然后又回到电脑前。
小刘去开热水器,准备给儿子洗个澡。回来一看小张还坐在那,她的脸开始变红,又由红变白,“你屁股长那了是吗?儿子都这样了,你就不能帮我干点什么呀?”
小张没理她,脑子里继续算着他的概率。
“你个废物,你听见没有?”小刘提高了嗓门喊。
他当然听见了,而且又开始憋着不说话。
小刘也不管儿子了。她走过来摆出架势,伸出一个手指对准小张的鼻子发动了攻击:“说你是个废物,你还不服。你说你还有什么本事?每月就拿那么点破工资,还不够过日子的,还没完没了地买彩票,成天整的根个大仙似的,你到是中奖呀?就知道往外扔钱,你说你这样也算个男人?连个娘们都不如。”
小张没吭声,站起来走进屋,把门一关。
小刘的脸已经涨得发紫了,她以排山倒海般的气势冲着门大吼:“张##你个王八蛋,你还生气了?还有理了?有种你就出来,咱俩掰扯清楚。这么多年你说你干过点人事儿吗?我怎么这么有眼无珠,嫁给你这么个没用的东西!废物!王八蛋!你儿子掉水里你不知道,你还算是个人吗?……”
小张沉着脸从屋里走出来,气得浑身直哆嗦,什么都没说摔门而去,防盗门“咣”的一声巨响,门里传来儿子忽然爆发的撕心裂肺的哭声。他的脑门在冒汗,但心里有点冷,因为刚才从老婆身边经过时,他听见她用一种近乎决绝口气小声说:“这回一定得跟你离婚。”
小张心烦意乱,肚子里全是气,脑袋里像有一窝蜜蜂在横冲乱撞。下意识地,他又走到了买彩票的小门脸。“你不让我玩,我偏玩”他心想,“我还要玩回大的。”他随手拽过笔和纸写下一串数字,然后从裤口袋里掏出100块钱,拍在买彩票的秃头大哥面前,“来50注。”秃头瞪了他一眼,“今儿是咋啦?出啥事儿啦?”秃头照着纸条敲下了数字,“双色球50注?”“嗯,50注!”他毫不犹豫,好像烧钱就能让他心里痛快似的。他把一摞彩票往裤口袋一塞就往外走,嗡嗡作响的耳朵里传来秃头沙哑的声音:“哥们,祝你好运!”
他漫无目的地在街上游荡了很久。天早就黑透了,街上的人也见少。他觉得有些饿,一掏口袋,除了一摞彩票还剩10块钱,他到街边的小馆吃了一碗面,吃完站起来接着走。五光十色的城市街景在他眼前一晃而过。左手边明亮的玻璃窗里,一对时尚男女刚用了晚餐,男的很绅士的掏出钱包示意结帐,女的很淑女地掏出纸巾文雅地擦了擦嘴。再往前走,打街边的游艺厅冲出一大群戴红领巾的小孩,兴奋地扭打着,抢夺着手中的游戏币,骂着从大人那里学来的街……商店关门了,街灯一下子暗下来,他还不想回家。他不知道怎么面对老婆,尽管她很凶,可他们毕竟也有过快乐的时光。其实想想她也没错,谁让他不能给她富足的生活呢?他又想到了儿子,刚才他受了惊吓,又目睹了爸爸的冷漠和妈妈的暴怒,幼小的心中会留下怎样的痕迹呢?想到这,一股辛酸涌上心头。不知从何时起,天飘起了雨,他越是踌躇雨就越发大了,“好吧,该回家了。”他想,于是转身朝家的方向走。经过一个路口时,一辆跑车不知从哪窜出来,胡乱向四周排泄了些嘈杂的迪厅音乐,飞一样地驶过一个水坑,溅了他一身脏水。
回到家,四下无声,厅里没开灯,卧室的夜灯亮着,幽暗的光从门缝底下透出来。沙发上放着一个枕头一条毛毯。他到卫生间脱掉脏衣服,把自己卷进毛毯里,怎么也暖和不过来,快到天亮时才勉强闭了会儿眼。
星期一早晨,小刘很早就起了,她把儿子收拾利索就送去幼儿园了,没跟他说一句话。小张换了身干净衣服去上班了。一上午他都在半睡眠状态下度过。别人叫他,他就随便答应一声,有电话来,他就像征性地接一下,还好上午没什么事。
接近中午的时候,他趴在桌上睡着了。恍惚间,他来到一座香烟袅袅、金碧辉煌的寺庙。宽敞的佛堂里,上百个和尚正在虔心拜佛。不对,他们拜得不是佛,是……关老爷!这尊关老爷和普通的不大一样,本该是绿色的战袍在他身上却是鲜红的,供台上本该是红色的大蜡烛却是绿的,连发出的光都绿荧荧的,映衬在周围显得妖艳而诡异。和尚们的秃头个个油光铮亮,他们无比虔诚地跪了又拜,拜了又跪,此起彼伏的秃头没有任何规律地蠕动着。正当他琢磨是不是也跟着拜一拜的时候,一个和尚忽然转过头,头的另一面也是油光铮亮,脸上没有五官,正中央有个数字“03”。紧跟着另一个和尚也转过头,他脸上的数字是“15。”和尚们纷纷转过头,每张空洞的脸上都有个数字。秃头们开始向他围拢,他转身想逃,发现来时的大门已经变成一堵严实的高墙。包围圈越来越小,他紧贴着墙,吓得不能动弹,僧袍间悉嗦的摩擦声已近在咫尺。忽然,秃头们齐刷刷停下来,定定地对着他。“嘭”,一个秃头爆开了,里面什么都没有,除了成百上千张彩票,随着爆炸被抛向空中。“嘭”“嘭”“嘭”……所有秃头都爆开了,数不清的彩票如雪花般漫天飞舞。接着,每张彩票破裂成若干片。纸片像有生命似的一片一片吸附在他脸上、身上。透过纸片的缝隙,他隐约看到官老爷的脸,乌黑的美髯下隐隐露出一丝狰狞的笑。他无力地挣扎着,越来越无法呼吸……
他猛然惊醒。
一个同事若无其事地走过来,“睡得挺香嘛。”
“是,昨晚没睡好,头晕。”他迷迷糊糊地回答。
“没啥事,我们都吃过了。没敢喊你,怕打断你的美梦。”
“不是美梦,是噩梦.”他说。
片刻,带着乍醒时来不及转换的错觉,他若有所思地说:“我竟然在一个梦里呆了这么久……”
一阵急促的电话铃把他带回现实,电话里传来小刘焦急的声音:“张##,你听着,我不跟你吵。儿子病了,医生说得马上住院。你现在赶紧回家取3000块钱压金送到医院来。”
“好!可是……钱放哪了?”
“就在卧室衣柜底下第二个抽屉里,有你的工资卡,抽屉的钥匙在上面一个抽屉放内衣的袋子里。你拿到工资卡找个提款机取钱,然后马上来。”
“好,你别急,我马上就到。”
小张一路飞奔往家赶。等红灯的时候,他觉得心情已经释然了,不在乎彩票的事了。其实买了这么长时间彩票,除了偶尔中个五块十块,还真没中过奖。昨天一时冲动买了50注,权当是解气吧。
但是,路过卖彩票的小铺,他还是忍不住往里看了一眼,正巧撞到秃头大哥的视线。看见秃头他心里不禁打了个寒颤。
秃头大哥喊住他:“哥们,昨天中奖的是你吗?”
“我?……不知道,我还没兑奖呢。”
“我这儿机器显示,昨天出了50注二等奖。我一想就你买了50注。快来看看吧。”
他走进去,看了看表格下面最后一列数字,泛着红丝的眼睛一下子瞪得滚圆——他中奖了!
一瞬间,狂喜的巨浪席卷而来,淹没了猝不及防的他。他的脑子再也没法控制身体了。无数熟悉的幻象一下子全都飞回来,像一群撒欢的小鸟在他脑海里尽情地扑腾。50个二等奖是多少钱,他算了很久。但是,当他用颤抖的手到裤口袋里寻找彩票的时候,才意识到它们不在那。
他像箭一样窜出去。秃头在背后喊:“哥们,别忘了回来请客。”他没听见,他什么都听不见。
冲进家门,他直奔卫生间。昨天那条脏裤子已经被掖进了洗衣机。他发狂地拽开洗衣机的门,从一堆湿衣服里刨出那条裤子,它已经变干净了。而他的彩票,早已在洗衣机的揉搓中变成无数纸片,化作一团烂泥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彩票分析预测

GMT+8, 2018-12-17 06:06 , Processed in 0.059609 second(s), 17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